2009年11月24日 我的奶奶

上一页

这是我奶奶的照片,如果是爷爷奶奶结婚照原件的话,应该更清晰一点。她叫郑宝林,1942年毕业于国立武汉大学法律系,她的性格十分好强。

奶奶的大学毕业证就挂在我书桌的上方。奇怪的是装毕业证的信封上地址是广州的一家卷烟厂。我父亲是1944年9月出生的,毕业证上的日期是1942年7月,奶奶的照片看上去只有15岁。

抗战期间,爷爷曾在后方的多所大学举办讲座和演讲,这些搬迁到后方的大学往往都不在一个校区,各个系所散落各地,因为战时的条件艰苦,难以找到大量集中在一起的教室和相关设施。对于我来说,这种状况实在难以想象,希望今后可以看到抗日期间后方大学的照片,才能对当时的教育状况有一个直观的认识。他们到底是怎么上课的呢?教室是不是露天的?在爷爷举办一次讲座中,奶奶的画一下子就把爷爷给吸引住了。这是爷爷口中的认识经过,不过奶奶却说他们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中认识的。

讲了这么多爷爷的故事,奶奶的故事还没有展开。她其实是整个故事的幕后功臣,是她把爷爷的作品进行了妥善保管。爷爷的画作被一一卷好,外面包上报纸,然后再放进长条形的塑料袋里。实在无法想象奶奶是怎么一个完成这么多工作的,为了保护画作考量,奶奶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没有告诉任何人。直到1998年奶奶去世之后,我们看到这些画仍然保存得非常好。

我觉得爷爷去世之后,奶奶之所以不愿意搬来和我们一起住,是为了守护这些作品。她不愿看到这些作品因为她的搬离而有任何闪失,因此她宁愿自己住一个小房间,而把其他房间都用来存放这些画作。

奶奶是整个故事的无名女主角。我很喜欢这张照片,因为她看上去很独立自强(很像当今的中国妇女),并且看起来“无所不能”的样子。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