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缘随笔》: 觀音菩薩

上一页

觀音菩薩

竺摩上人可說法,詩、文、書、畫俱佳,確是佛門的一位高才。去年,承他送了二本“歷朝名畫觀音寶相”給我,我有時用來作“日課”以臨摹來練習線條,內中有兩幅石刻的“坐相觀音”,是吳道子畫的,非常庄嚴,也非常美,線條靈活超凡,我用四尺生紙來臨,也加些自己的筆法,一口氣畫成,使得氣順,筆也順。雖然全面不小,也可以不勾稿,作時似有得觀音之助。你能凝神落墨、入靜走筆,一定可以得到無上的“神力”,這雖近乎神話,也是科學的“心理”作用,並非“迷信”之言,你如有心,不妨一試,即可謂“誠則靈”也。不過,必須讀到自己心中喜歡的畫,靜心去臨摹,方可入“心靜”的境地。所以說,臨摹雖為“日課”,尤是純線條的“白描”一定要內心不能有一絲兒“雜念的亂”,因此,在作畫時,必須謝絕一般事務,在臨摹稿本時,可以加入自己的風格,不會落入刻板與枯燥。東方的“臨摹”與西方的“寫生人體”不同者在此,而臨摹的味道深長亦即在此。

“觀音寶相”畫冊是出版在一九三八年,離開現在已有四十多年,書前有一篇序,是當時已年高七十八歲的印光上人所寫。序中有幾句話很生動,他老人家說:“觀世音菩薩……垂形九界,于十萬微塵佛剎,普現色身,尋聲救苦。”意思是到處可以見到“觀音”,而凡人雖不能見得,但以真實去體驗,是可以感覺到的。“其有善根未種,未熟,未脫者,令其即種,即熟,即脫。”意思是我們只要內心有“向善”的根,只是還尚未“種”,尚未“熟”,尚未“脫”的人,她會幫助你去種、熟、脫。印光上人又說出,觀音用何種方法“說法”:“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所以,依照觀音渡人的方法,說來,她有“三十二相”。因此序中云:“所現之身,所說之法,各隨機宜,了無一定。”與俗語所說:“見了什麼人,講什麼話。”因此,千千萬萬的人容易接受。

觀音,是東方佛教中最受人敬愛的一位,連西方人也喜歡她。因為,她的造型實在美,簡直連西方“美之神”維納斯也無法同她比。流至現代,西方人也喜歡找一座玉白色的觀音像來放在家中,能增添家中的美,也可以增添平安慈祥的氣氛,因此,處處受人尊敬,簡直可以說,兼有“聖母瑪麗亞”與“維納斯”的二美,如將手中的楊柳枝,易為左右兩個飛翅,更兼“和平之神”之雅。事實上,依佛教上的傳說,她原名Avalokiotesvara,叉為關懷人間悲慘的聲音,而名“觀世音”,簡曰“觀音”。她原為男性,也長有須子,為“阿彌陀”的長子,起誓救人間苦難,他能化身三十二種形象。神話中說:他有時化身“南海準提”有一千只手,一千只眼睛,在千里以外,見大海中遇難的船,而以雙手救起。有時她化身“送子”者,使不生育的女子,能得兒子……,這些,都是人們迫切痛苦的厄難,他能解救,所以大家認為他是“救主”。又有一說,她原是妙庄王的第三個女兒,長大了不願結婚,受到了妙庄王的責備,也不認為痛苦,而獨自上山去修行,信仰了釋迦。世上有殺人放火的事,他都能預知,並且予以救援。依照“觀世音普門品”:“爾時,無盡意菩薩,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合掌問佛,而作是言:世尊,觀世音菩薩,以何因緣,名觀世音?佛告無盡意菩薩,善男子,若有無量百千萬億眾生,受諸苦惱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觀世音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

在畫冊內,想不到連狂放不羈的青藤道人,(即徐渭,天池生,喜歡水墨畫的朋友應注意他!)也有畫“觀音”,並自題“大士觀音,道以耳入,三十二相,化門非一,此貌師繪,不著色似。吳道子取石以勒,庚子秋仲,佛壽,徐渭書。”可見徐青藤在極度苦悶中,也有畫“觀音”來求解脫,可惜,西方的梵高,林勃蘭......未認識“觀音”。如有認識,說不定也會來敬拜。可喜美國也已有“佛城”,佛學也漸漸西弘了,日本已用觀音的“法華蓮華經”,立了一個“日蓮家”,並成了個黨,本篇不及詳述。

菩薩,即是梵語的“菩提薩埵”Bodhisiattva,依照竺摩上人的講話中云:“凡名菩薩,須先發大心,自利利人,自度度人。他的意義與職責,在於『上求佛道,下化眾生』。故所謂菩薩也者,實為一位自利利他的教育家,救苦救難的慈善家,在社會推行道德文化的工作者,可為人類行善的表率,並非指坭塑木雕的偶像,才叫做菩薩”。所以,如你做社會工作,從事教育,為慈善服務,都是“菩薩行”。

說到“菩提薩埵”,想及在“心經”中有一段寶貴的話:“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一般肉體的人為了親人名利,都有了掛礙,一有掛礙,就引起有種種的“恐怖”。“恐怖”不免牽住“憂愁”,這是痛苦煩惱,佛學中曰“障”。所以,像每天早上起身,最好寫一卷“心經”,(三百個字不到,心靜去抄,內心一片 靜,快樂無比!)

“心經”的最後,有一段咒,(並無神秘,咒語不能明說,自己意會好了,神力即在其中!)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如譯成白話文的詩,即是:“去吧去吧,去到彼岸!大家快去,快得正覺!”。“正覺”即為“悟”,“悟”即為得“道”,孔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語譯即為:“一個人朝晨澈悟了,連夕間肉體的死也無所謂了。”

我練線條“觀音”像的線條柔美、圓純,比寫生人體更清靜,豈不“妙”哉!佛學上所謂“妙”,有無上高遠的意趣,望能細細體會,自會知其中之“禪”,你想明如何得“禪”機?就在此點。“心經”一開頭,就是:“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若厄。”觀自在菩薩,就是“觀音”。全篇經文,希望一面唸,一面抄,一面查清注釋,自會豁然明白,此時即觀音與你同在了。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