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缘随笔》: 舞龍

上一页

舞龍

舞獅已經談過,事實上,華人的「舞龍」是有更多的人合舞的藝術,與水上的劃賽龍舟,如出一轍。陸上屬燈,水上屬舟,而用「獅」用「龍」,不過是一種形式。

為了談「舞龍」,應該先談談「龍」。龍,究竟是何方之物?說來有些神秘,因為迄今無人見過「真龍」。但在華人的腦海中,覺得龍是鹿角,馬臉,蛇身,有鱗,有爪,又有長鬚。事實上,牠是從「圖騰」中產生的一種美的結合體。因為上古人類生活,無語文的記錄,天生帶來的血緣結合,現在雖然「試管」而孕的方法,上古只有經過性的行為。而「牲」這件事,素為華人所不掛在口上的,因而更加神秘,弄出「生子」的希望,寄托到「麒麟送子」一類的神話中,(我倒很有興趣畫「麒麟送子」一類的圖畫)。記得,湖南新年中就有一段「舞龍」與「送子」有關的風俗詩: 「婦女圍龍可受胎, 癡心求子亦奇哉! 真龍不及紙龍好, 能作麒麟送子來。」 家庭婦女有多年未生育者,往往在春節中,等龍燈舞到她家門時,要封個「紅包」,使長長的龍燈,繞著那位「頭家娘」身子周圍舞一次,又再使龍身縮短來,上面使一個小孩兒騎,再在堂前繞舞一周,曰「麒麟送子」。說來可憐亦復有趣,「求子心切」的希望因此變成一種民間迷信。但舞龍的行為,卻引起了皆大歡喜,尤其是能奮起閨房的娘兒們,起了興致,在古時一切保守的習慣中,也的確已不容易。

記得安徽也有一首舞龍的風俗詩:「元宵燈火鬧長堤, 舞出神龍振鼓鼙。 爭向龍頭靖龍燭, 燭龍雙引入香閨。」龍燈長到數十丈,有幾十人同舞。請新燭點燈者以易殘燭,將來得子要加倍的給「紅包」,更能引起一層興致。 

說過,龍是從「圖騰」中造成,而「圖騰」出之于血緣的關係。一般上,現今兩姓聯婚,要請酒,上古的人,尚無「姓氏」,而男女家各取一種禽野為標記,所以每家門前立一石柱或木柱為標記,(東馬方面當可見到)。如一家以「馬」為標記的,與「蛇」標記聯婚,成家,則其門前的圖騰柱,即成「馬合蛇」。(如具體畫出,刻出,塑出,即成「馬頭蛇」或「蛇頭馬」,請問有無此動物?)如再衍傳聯婚一家以「鴨」為標記者,其家的圖騰,即成「鴨咀,馬臉,蛇身」。或「蛇頭,馬身,鴨腳」,或「馬頭,鴨身,蛇尾」......(種種衍傳與變化,隨著血緣而成,即種種奇怪的圖騰。)請問:有無此怪物?因事實是有的,上古的生活史因為如此,大家以為「瞎說山海經」,總以為「山海經」為荒謬,事實上因為上古沒有語文的記錄,無有考據,大家以為是神怪。龍,就是如此而成的一種動物、亦是有而無的瑞獸。終究成了「四靈」之一。「四靈」者,即(一)龍,(二)鳳,(三)麟,(同)龜。其中只有「龜」可以看到真實的。(檳城的極樂寺就養了很多,是眾人放生的。)

易經的作者,似乎很懂得「龍」是怎麼一回事。在易經中,八八六十四卦,是以「乾」卦為首,說:「乾,初九,(卦是由下至上的,初為第一義)。潛「龍」勿用。九二,見「龍」在田。九四,或躍在淵,無咎。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上九,亢「龍」有悔。用九,見群「龍」無首,吉。」以卦事,以「龍」說卦,就能判定吉兇好壞。易經也不是「神秘」的書,每一個卦中的釋義,全是中士西北帶的生活情形用來事,因為,其他地方離中土的西北方較遠,所以人們不大明白,以為神秘莫測,「莫測」就成「高深」,變成愈弄愈不懂。從前,讀易曰「玩易」(貴州王陽明住過的「陽明洞」,既有洞曰「玩易窩」,以前張學良少帥就幽居在那裏,現名「修文鼎」,即「古文觀止」中王陽明寫的「痙旅文」所云「龍場驛」也,我在抗戰時期曾到過。)所以,我們對「龍」也有些神秘,你最好用讀「易經」的方法,去「玩龍」。這「龍」就一無玄虛。此地,對舞龍,不像舞獅的熱烈,而澳洲、歐洲、美洲到了大節日,舞龍連高鼻子、綠眼睛者亦參加,玩得興高采烈,不亦樂乎。此地,三大民族要融合一爐,建立獨立文化,不僅舞獅可以提倡,舞龍亦可為之,不知有關此事之健兒的興致如何?華巫印三族大好青年,不分膚色,如女性體力得到,也可不分性別,也可分男隊女隊,皆大有興去跳「狄士哥」,何不大家合力來作舞龍、舞獅、舞虎......一番。歐美澳洲大行此道,相信馬來西亞一定更有出色的表演,說不定還可來個國際賽呢?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