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2月8日南洋商报(新加坡):出云书

上一页

 

出云书

记黄尧先生书法绝技

陈干逸

寄自大马

问:我们在电视台的访问记录中听过黄先生说的「东方艺术简说(二)的书法」,说到「左书」与「反书」,那么,我们也知道你有一种绝技的书法是「倒书」,能从上面倒转挥毫直写到下面,而一点也看不出你是倒写的,大家都称它谓:「出云书」, 这是什么意思!

答:古时作联有「卷帘格」,因帘子是由下向上卷起的,所以也有人提议叫我可将这种「倒书」, 之称它谓「卷帘格」。后来读到陶潜有名句:「云无心以出岫, 鸟倦飞而知还」。因为天上的云都是从下面向上升浮, 在天上积凝,朝夕又成彩霞。加以云的生,都是「无心」的,这种倒书恰要用「无心」两字,方能写得好。

问: 什么是「无心」呢?

答:华人有两句俗谚:「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植柳柳成荫」。很有哲理。一件事如处心积虑地去做,可能一无所成,因为太用心思,变成用心计了。「挖空心思」,是无益于事的。我们如想写倒书是一种求趣味的事,不能以紧张的心绪来做,先要放松自己的情绪,安宁自己的心理,豁达自己的性灵,以你最熟练的笔致,来写自己喜欢的诗文。一定人人可成。但,倒书是一种游戏笔墨,并不希望大家一定要学。

问:你用「出云书」,写的字体是那一种?

答:「出云书」本身是一种不受拘束的书法,我认为最好写「狂草」,因为,草书是一种最奔放的艺术表现,已有许多名贵的大建筑,都以「草书」整篇幅地装在重要明显的墙上,实在与西方的新潮的艺术相比,不会逊色,可惜,东方自己有这种特色的艺术,而不见采用,实在可惜。至于我写的「体字」,并不限定。狂草可,汉碑也可,钟鼎也可,以如何写得淋漓尽致为最出色为好就是。

问:那么写「出云书」,有没有什么秘诀?

答:毫无秘诀。我当初试写出云书, 因为觉得一个人渐渐长大。先入学再进社会做事,每天每时接触的,也渐渐多于「虚伪」。深深觉得自己写的「字」,在笔下也陷入「虚伪」,失了「天趣」。一个人失去「天趣」, 是件非常悲哀的事,连手下的作品也失去「天趣」, 更是哀莫大焉。突然看到小孩子写字,他笔下的字,未失「天趣」, 特别有生气,绝非成人,或一般所谓名家可以写得出来。例如「安」字,我们成人都是上面将上面「宀」写成小,而「女」写得大。可是,在孩子的心灵中,却往往写成「宀」大,而「女」字小, 有的小之又小,缩到大帽子之下,而「天趣」横生,我受了这种灵感的启发,觉得不妨倒转试试,又把它持正了看,觉得「不错」,别有奇趣。因此,就先与小朋友通信,以这种「倒写」方法,很可获得共鸣,后来,就用在漫画上作说明,所以,我早期漫画上的字,都是这样写的。

问:怎么你又写成一种很古拙的体了呢?

答:因为我的书画,都是跟我父亲学的,幼年即用斗笔写大字。至在城砖上用天落水练字,即以我习字魏碑以及甲骨钟鼎的字体来写,一直到用隶书来作大的「出云书」, 后来,各地要我写字的人多了,我就自然而然之写,写,写 …. …. ….「日积月累,熟能生巧」,毫无秘密。我每天在练习中,变成到现在,什么大小,什么内容,什么体型,都要得心应手,全在「无心」中得之,并非「有心而为」者。如阁下有兴致,亦不妨一试,妙趣无穷。

摘自:1981年2月8日南洋商报(新加坡)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