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0月4日南洋商报的一篇文章

上一页

牛鼻子主编《新智识》月刊

●马汉(遗作)

1956年春间,当年主持中化中学校政的王秀南校长请来了两位文化人到校为学生们分别作了两个专题演讲;这两位文化人都是鼎鼎大名的作家和画家,一位是作家马俊武(笔名为马摩西),一位是著名的画家兼书法家黄尧。

马俊武先生是来自中国云南的回教徒,他经常用马摩西(可能是他的回教名字)在马新的报刊上发表杂文创作,并不时翻译埃及或阿拉伯文艺创作,我经常在当时的《南洋月报》、《星期六》周刊及《蕉风》半月刊上拜读他的创作及译作,属于仰慕已久的作家。对于黄尧先生却颇为陌生。不过听师长们介绍,称他为一位著名的画家及书法家,并且说他创作的漫画人物及作品叫“牛鼻子”,早在中日战争之前便已在中国风行一时,风靡了中国的广大读者群。

记忆中的马俊武个子稍微高一点,讲话时诙谐风趣,演讲时不时引起同学们哄堂大笑;黄尧先生当时大约在40岁上下,个子并不很高,不过颇为结实,身穿白色上衣和长裤,样子有点儿像麻坡布店街的布庄老板似的。他演讲时比较拘谨,一个字一个字地讲述,既认真又很谨慎的样儿。他们两位当时的风度及神态,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出云书特技
演讲会后,黄尧先生尚且在图书馆里当众挥毫,表演了他的“绝技”之一“倒书”——成长以后我才晓得那叫做“出云书”。那是一种十分特殊的书艺,用俗话来解释,就是他用毛笔写出来的字都是“倒反的”,比如说他写“真善美”三个字,在他写来是由下方向上方写去,笔下的字是倒置的,可是站在他面前的人看来,却是“正体”的。

他的这一步“绝技”,颇令在场的师生咄咄称奇,大家都有叹为观止的感觉。当时陪同他们二位从新加坡到麻坡江城来演讲的有当年友联书局的经理陈植庭先生,我是学报麻坡学友会的总干事,又是《蕉风》的作者之一,叨光而承蒙黄尧先生写了一幅“真善美”的墨宝惠赐,当时真的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呢!可惜的是45年后的今天,这幅墨宝早已遗失了。

这位黄尧先生,当时刚刚受马来亚教育部之邀,从泰国入境马来亚,将出任“成人教育班”的工作。原来当年在美国的某个基金会赞助之下,我国教育部联合一批教育界人士成立了一个叫“马来亚民众图书馆协会”的机构,打算在全马各地成立图书馆,同时开办“成人教育班”。而黄尧先生正是在这个计划下被请过来担任负责人之一。

我不清楚这个“马来亚民众图书馆协会”从1956年开始之后,曾经有过什么丰功伟迹,不过却晓得他们在全马各地,无论是城市或乡镇上都设立了图书馆。以麻坡为例,便设在中化二小左侧的广东会馆——当年也是马华公会的总部底层。1960年我到二小实习,还可以见到十几个图书橱和橱里的一些图书依然屹立在广东会馆底层的四壁之前,不过,图书馆的活动已然停顿了。

黄尧先生自从1956年来马之后,便与我国,特别是华社及华文教育结下了不解之缘。根据他的友好在他的《黄尧文集》、《墨缘随笔》书中所作的记录,他在1956至1957年曾在民众图书馆协会服务;1957年至1959年出任槟城韩江中学训导主任;1957-1971年担任亚罗士打新民独立中学校长12年,后来曾在槟城居住,1978年移居八打灵,一直到1987年逝世为止,他总共在我国定居了30载。

黄尧先生在20来岁时,便已在上海的新闻报担任编辑,开始画“牛鼻子”漫画,声名鹊起,成为中国一位驰名遐迩的漫画家。中日战争时期,他曾创办“民间出版社”出版了《光头游击队》、《一个中国兵》等等抗日图书。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从中国到了越南与泰国,最后终于在马来亚定居。

在马来亚的30年间,他不但从事华文教育工作,同时也不停地作画——画牛鼻子漫画、编少儿刊物、画中国民俗画,以及撰写了一部《星马华人志》的巨著。他不但在艺术、文化与教育上成就至伟,对华教及华社的贡献也十分巨大。

当他担任“民众图书馆”工作时期,他曾策划及主编过一份属于少儿读物,同时也可称为成人教育的刊物,为期可能一年左右,出版过十来期。这份期刊叫做《新智识》,那是一份新型,又具备新风格的少儿杂志,是一份不俗的期刊。可惜时至今日,不但知道的人士不多,而且保存下来的杂志,恐怕已很少,不知道有办法找到从创刊至停刊的各期否?(如有人愿意割爱,请与我连络。)

《新智识》月刊创办于1956年12月25日,是一份大型的32开本,19cm×17cm,不过在17cm的右边装钉,从左翻开至右边,算是一份新型杂志了。在创刊号上,他们请来了当年的教总主席林连玉先生写了一篇序文〈几句话〉,文末印上林氏的签名式。

《新智识》每一期的封面、封底及中间两页都刊登牛鼻子的“教育漫画”,内页则分为读书方法、笑话、掌故、知识、历史故事、人物故事、发明故事等等。它的特色是每期有5,6篇文章指定为“有奖读写”,让读者读过之后写下读后感或有关的故事,被录取的稿件,会发给赠品。此外还设有“读者信箱”,让读者发表意见或由编者回答读者的提问。

总的来说,这是一份内容生动、活泼的新风格少儿期刊。它虽然不设《读者园地》,不过优秀的读者习作,也会刊登在正刊之中,并且发给优厚的稿费。我为了求证有关这份刊物的一些事实,特此通过电话向陈水源(鲁莽)兄询问,承他证实:其一,这份刊物确为“牛鼻子”黄尧主编;其二,当年发出千字10零吉的稿费(高于普通报刊大约一倍)给小读者。吉隆坡区的读友通常只领得稿费的一半,另一半留作他们聚会时的茶餐费。

当年的“马来亚民众图书馆协会”后来有点儿“后劲乏力”。这份在马来西亚少儿期刊出版史上应该大志一笔的期刊也就停刊了,好像还出不上一年的历史。

我手头上保存有一份第2期,从它的信箱上提到的名字当中,我找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诸如:“周焕欢(诗人周唤)、黄枝连(时下留港的政论家、未来学专家)、黄国治、再加上陈水源(鲁莽)、沙燕……等几位,他们后来在文艺上的成就,相信《新智识》当初给他们的鼓励,也不无功劳吧!
(4-10-2001 刊登于南洋商报商余副刊,马来西亚)

摘自马汉个人网站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