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3月1日今日世界杂志里王世昭的文章:漫画家牛鼻子及其新作

上一页

以上图像由梁章通与Archives of Modern Chinese Art提供,放大图照请点击这里

 

以上图像由梁章通与Archives of Modern Chinese Art提供,放大图照请点击这里

 


漫画家牛鼻子及其新作
王世昭 

牛鼻子这个人就很怪,在上海新闻报时代他出尽了风头,谁不晓得那叫"牛鼻子"的漫画家?可是牛鼻子的庐山真面目究竟怎样?我想,艺术家内心所蕴蓄的,必然与纸上所表现的,成为正比例。因此,我理想中的牛鼻子,圆圆的脸,肥肥的体格,可能不见得很高吧。

五年前我真的见到牛鼻子了,朋友为之介绍说:“这是黄尧先生,漫画上署名叫做牛鼻子。”

我听了之后,答道:“噢!”其高度较我所理想的稍为超越了三两寸。

去年冬初,牛鼻子因曾后希先生的函介,和我在香港又见了面。他的诚恳,他的谦和,他的内心热情打动了我。在我的认识中,牛鼻子不特是个艺术家,而且是个宗教家,眼睛中饱唅着一泡悲天悯人的泪水。

由此以后,牛鼻子成为我一位知交,对於天下国家几乎无所不谈。最近,我乃得读到牛鼻子先生所有的近作。读了他的作品之后,我心里想:“牛鼻子是漫画家吗?不!不!牛鼻子是一位精通中西画艺的大画家。”

何以故?牛鼻子的画,最初确以漫画出了名的。但牛鼻子之为漫画,却是万不得已的,有一天牛鼻子对我说出这一段有趣的故事。

牛鼻子说:“抗战前,我在上海新闻报当编辑,副刊中最缺乏的是漫画。因此,我这中国地道正统派的画人,遂摇身一变,变做西洋派的漫画家了。”这是牛鼻子成为漫画家的由来。

我说:“不错,我也读过你不少的漫画,在心理上,还是和一般读者一样,‘牛鼻子漫画,牛鼻子漫画’,这个不可磨灭的印象,老镌在脑海里。”

牛鼻子说:“王先生,我这一次带了新作两部,一部是《教子记》,一部是《侥幸先生》,请指教!”牛鼻子搬出了画册。

于是,我一张张把它打开来看,每部五十幅,每幅四个故事,合起来是一百幅,每各二百个故事。

牛鼻子先生的漫画,充溢着人类同情心,宗教思想,以及中国传统的伦理与道德不正常的讽刺。

这个缘故在那里?时代给他反应是如此,现实给他的刺激是如此。牛鼻子没有愤怒,只有拏着一枝惊人的画笔,向着所有的社会以及国度作正义的呼声与虔诚的默祷!

读完了牛鼻子一百幅计四百个暗示之后,我继续问:“你的作品线条极坚韧,轮廓也正确,你的画风似合中西画艺之所长,还有什么秘密没有?”

这一下,可把牛鼻子的味道勾引出来了。他慢吞吞的说:“王先生,我还有些东西,请你指教!”

一转身,牛鼻子从衣橱下,搬出了一个大箱子;那里满装着:长的手卷,扁的册页,厚厚的画夹袋。

噢嗬!这一回我才把牛鼻子的艺术泉源挖开了。有白描的人物,有米家父子与高房山合参的山水画,有泰国人生活写真。有泰国土风的舞踊;其余如风景画,风情画,不一而足。可谓万卉齐陈,墨花飞舞,其中又有水墨、彩色、以及晕笔的分别。

中国画自古至今发明了三种用笔,一、用线来表现,二、用点来表现,三、用色来表现。牛鼻子为我们又创造了一种,这种画,我无以名之,谓之晕笔。

这个晕,是综合线、点、色三者之外的产物。

不是书艺根底极深的画家,不能有此产物!

不是胆量极大的画家,不能有此产物!

不是对画理有湛深研究的画家,不能有此产物!

不是天禀至高的画家,不能有此产物!

我与牛鼻子在文字上神交二十余年,今天,我才发现牛鼻子是一位天才画家,(请读者不要误会,我所谓天才,不是能不学而能的,我是说:一个人的禀质,加努力,又加经验,乃成天才也。)

牛鼻子者,浙江嘉善人,‘黄’其姓,‘尧’其名,‘鼻子’而谓之‘牛’者,当由方音相同而得名,且亦足发人一噱者也。今居曼谷。此外,牛鼻子又能写倒书,牛鼻子说;“人以正,我以反,人能我不为,人不能我乃为之也”,其独得之处往往如此。


附录:
《今日世界》创刊于民国四十一年三月十五日,初为半月刊;六十二年五月,第五百零七期起,改为月刊。六十九年十二月,该刊出版至第五百九十八期,因经费问题,宣布停刊。总计前后出版共五百九十八期,历时二十八年又十个月。

《今日世界》为美国国务院在远东创办的宣传刊物之一,全部中文;初由香港的美国新闻处主办,后改称为美国国际交流总署香港分署。早、中期内容包罗万象,有国际政治动态、科学新知、音乐、舞蹈、美术,和文学的新秀与新潮介绍,以及小说创作、书评、学生园地、服务栏等。张爱玲的反共小说「秧歌」、徐訏的「盲恋」,都係早期《今日世界》所刊载。后期的《今日世界》,内容侧重世界性政治、经济动态评介,不再有前此的多样性。

《今日世界》售价低廉,初为新台币一元,最后涨至三十元。最高发行量达十七万五千分(民国五十四年间),停刊时,虽已降至三万五千分,在中文杂志中,发行仍属佼佼者。(尹雪曼)

摘自:中华百科全书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