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3月28日:忆黄尧浪淘沙撰

上一页

 

南洋商报

忆黄尧
浪淘沙

日前报载:黄尧先生追悼会暨回顾展,经已订期于四月三日在马来西亚艺术学院展览中心举行,相信届时参加上述极富深长意义的聚会者,为数必极众。

犹忆我第一次跟黄尧相识,是在槟城。那时候(接近七零年末叶), 他刚退休不久。(前此他曾经长校,也曾执教鞭。)他曾经参加槟城艺术协会的活动。事前,已故挚友叶苔痕早经告诉我:黄尧就是在中国闻名的漫画家,而他的作品,包括牛鼻子画集。

那一天,他匆匆忙忙地,跟我谈了几句,就向我告辞,大概他有约在身罢。他给我的第一次印象是:为人豪爽,待人以诚,而且是一位有学养的人,不会随意掉书袋儿。

我对于绘画,根本一窍不通。不过我很喜欢他的漫画。他这一类的作品,含义深邃,笑中有泪,泪中有笑。

后来,我举家到八达灵再也。记得是1979年某一天,我在巴士车上碰到他。两人并坐闲谈中,他说:马大中文系的郑良树博士也跟他研习绘画。我顺便问起郑博士的住址。他马上抄录下来,把条子递给我。为人谋,他绝不会不忠!

同年间较后的日子,他带了日本教授团的酒井忠夫博士,莅临我的办公厅,我又一次跟他接触。谈话中,他表示拟着手编写有关本邦树胶业的史实,我答应将尽可能帮他的忙,使他完成这伟举。其实,他不只是画家,也是作家,对于历史,尤深有研究,而他所著的[马星华人志],是海内外的图书馆所必备的参考书。我从这部书中,获益非浅。

用不着我这支秃笔唠叨,他是我国知名的民俗画家。我欣赏过几幅他的年画佳作,包括他于壬戌年(狗年)所画的年画。狗有义气,他说。

他曾于三十多年前,应邀为[中国报]画过全版漫画。此外,他所撰的文章,很多时候都是图文并茂的。比方,他迭次为[文道]所撰者,就是现成的例子。

我最后一次看到他,是去年下半年间的事。当时他偕其太太同坐小巴士车,返回八答灵再也住家。刚好我也同车。可惜的是,由于路程不长,我们能够交谈的时间,只不过数分钟罢了。

他于1915年生于浙江,于今年春间撒手尘寰,享寿(不计闰)72岁。

我坦承我是懒惰虫一只。他的住家与我住所之处,同属一区,相距并不会太远,甚至于步行可到达。可是我就是懒得采取主动造谒,坐失良机。而今,已是阴阳两隔,我要后悔,不是已经太迟了吗?

唐李商隐诗云:[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是我这个懒骨头应得的报应,没话可说。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