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11月25日:漫画贵阳刘可宗撰

载于1942年11月25日《贵州日报》

漫画贵阳
刘可宗

“将军画善盖有神,必逢佳士亦写真;即今漂泊干戈际,屡貌寻常行路人。”——唐诗
  

以牛鼻子漫画驰誉国内外的黄尧先生,很辛勤地来到贵阳作画,这一次他的杰作——《漫画贵阳》因为文化人士的敦促,又在此间公开展览,这是一个挺有趣的艺坛消息。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不用说许多外省的人们,看了他的漫画觉得意境逼真,惹人好笑;就是道地的贵阳人,对着这“良工苦心”的作品,也会掩口葫芦了。
  

黄先生是一位游历家,在他的画里,纯粹以观察大自然,描写新意象为主,从前的太史公,以历览天下名山大川,奇其文字。诚如黄仲则先生诗:“自嫌诗少幽燕气,故作冰天跃马行。”真的,能够以大块为文章,以自然界为画料,当然能得到新的创作。“洗尽东南尘土否?一秋十日九湖山。”不知黄尧先生,来到西南大后方,山巅水涯,尚望东南湖山作幻动的假象么?
  

一位画家,有了绵密的心情和微妙的技巧,还要能表现“个性”,才能够见其真纯,令人家看了好比饮酒一样,其味醰醴无穷。因此有人说成功的画家,在能具备“真”、“善”、“美”和“比”、“兴”、“赋”六字要诀。这样看来,不特是“香草美人”堪入画境,就是“颓檐碎瓦”也能够收入笔端。就历史的记载说,唐朝的吴道子,因为作了地狱变相图,一般的罪人,惧怕而改恶从善。宋朝的郑侠绘了一张流民惨状的画,苛政从此推倒。这是画家对于社会应有的抱负,他们的题材,愈能针对着现实社会,愈能够尽改造社会、创新社会的职能!这一点不知黄先生以为怎样?
  

谈到《漫画贵阳》,黄先生是以一首百句的朗诵诗写成功的,十足地表现出“诗人心的发展”,他在漫画集序言里,称说贵州是保存着许多古幽风趣的地方,贵阳太富于诗意。他的这套图画,完全描绘出贵阳社会的全貌,从“贵山”“富水”一直写到民情风俗时尚……等,最后的三幅是:“谁说天无三日晴?”、“谁说地无三尺平?”、“谁说人无三两银?”。纯粹在运用别开生面的技巧,涂写着新兴的应有尽有的贵阳,纠正那过去贵阳给人家称为“三无”的批评。真如荷马译文论所说:“其为之也,变动不居,如水之流,诡异错杂,如鱼龙之化,而又有谨慎温文之度以临之”。
  

苏东坡先生曾谓:“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真的,漫画贵阳的黄先生,要不是对贵阳先有成竹,这一套百页的漫画,怎能够这般的浅显动人呢?
  

贵阳,它是以崭新的姿态在进步中,以气派而论,虽然没有电梯和霓红灯,群簇的钢骨水泥高楼,可是它有战时的形貌和装备。社会风气仍然保存着淳朴、安静,并不显出繁华都市的奢靡、匆忙,虽然“山城”气重一些,可是倒有它的风致和气魄!希望看过画展的人们,都有这样的一种感想!

摘自贵阳档案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