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11月26日:高度的表现与强烈的需索——写在《漫画贵阳》前区锦汉撰


载于1942年11月26日《贵州日报》

高度的表现与强烈的需索——写在《漫画贵阳》前
区锦汉

贵阳这一幽静古雅淳朴而富有诗意的山城,是值得漫画的。
  

有诗意的贵阳啊!那里有富水,这里有贵山。果尔贵阳是在贵山的南吧?那天时地利人和,俱言而有中。在此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一串吉利话歌颂前的贵州,戴上鹰隼牌的眼镜,用鉴赏的心情,将犀利的笔尖,濡着渗透的墨水,以开麦拉的透视法,来特写山邦的文物风光,带到贵阳以外,甚或更辽远的都邑,千百万里以外的远方,使惯于以神话与传说来忖度,或以传奇式魔术式来解说贵州的神经过敏者,心理异常者,得着一套明朗的辩证,而以另眼看贵州。啊!明白贵州的天,并不“无三日晴”,贵州的地,并不“无三尺平”,贵州的人,并不“无三两银”,贵州并不如黔驴之“技止此矣”,贵州并不只有自大之夜郎。
  

但是,人言可畏,流言早为先生所忌惮。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仗义执言者,古来便以英雄豪侠目之;然而今能为贵州仗义执言,向贵州以外,引吭反质:“谁说天无三日晴?谁说地无三尺平?谁说人无三两银?”者,只有牛鼻子。牛鼻子之现身于贵阳,而自愿以漫画人物的玄奥姿态,时而扮演着上中下的各个阶层,时而打扮成苗夷仕女,柳态杨姿,时而肩挑项背的沿街叫卖,时而抱拳跷腿的自在消遣。“贵州风光”是蕴藏在牛鼻子的一举一动,是发挥在黄尧的一圈一点,从《漫画贵阳》的画幅,可以找出贵州的风光,贵州的眉目,贵州的天然幽静,地理的古雅和人物的淳朴。所以作者又说,贵阳——这幽静古雅淳朴而富有诗意的山城,是值得漫画的。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贵州,更其值得向辽远的都邑,千百万里以外的远方,介绍、辩证、宣扬和讴歌的。
  

这部别有用心的弦外之音的寄情之作,益使作者体验到李聃庄周们的幽默。原来黄尧便是李聃和庄周另有一种哲趣的崇拜者,无怪其作品,也写入非非了。《漫画贵阳》在立意上是极狭义的,在作风上是极潇洒的,在技巧上是极庄谨的,在表现上是极透彻的。在教育的立场上看,应说它是一部最通俗的史地,在人类学的立场上看,应说它是一部重要的考据,从本省人的立场上看,更应说它是我们一部扬眉之作,争气之作。须知没到过贵州的人,绝不肯放弃“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家无三分银,人无三分情”,这套陈年讥讽的。
  

黄尧为了不平而鸣,牛鼻子不惧牺牲的在惊异的千万心目中,作第三次的跃上展览舞台。各执政诸公和文化群翁掖励助长,使《漫画贵阳》在贵阳漫展。作者与黄尧是画友,而拙作猪头三与牛鼻子又系姊妹行,也得义不容辞的应邀舞笔,站在阵脚摇旗呐喊一下。看过牛鼻子的人都知晓牛鼻子是以强烈表现来替代语文的,因此《漫画贵阳》便成了部高度性的极端表现品。贵阳经过这次漫画性的扩张以后,在国人的观感中,是会一天比一天充实,而起升华作用的。
  

贵阳既是一帧富于表现的漫画,那么在富于表现的一切漫画中,便可以寻找出贵阳的踪迹。
  

贵阳将随漫画在千山万水间,旅行到本国的任何一所都邑,一片村庄,一颗民心。或许远涉重洋,旅行遍世界上每一个国家,人类中每一个种族。《贵州风光》啊!将随旭日之东升,而发扬光大。
  

表现即是语文,《漫画贵阳》即是介绍贵阳,辩证贵阳,讴歌贵阳,赞颂贵阳。《贵州风光》即是表现贵州,为贵州抱不平,向曲解与鬼忖贵州者,作有力量有事实的辩证。所以本文不谈作风,而独再三强调表现即是语文,正是寄意于此。
  

黄尧是过客,牛鼻子终属流浪者,纵然因其能为贵州拔刀而目之为英雄吧。英雄是“四海为家”的,不能长留于贵州而毁灭英雄冒险的功业,因而联想到来日方长,贵州在艺术上的表现无由,不禁有点儿寒栗,因为在艺术的表现上,作家、作风、作品,刊物、汇流、驻止,艺术文物之收集,与新兴干部之培养、扶植,是各占百分之十二又五的。
  

我们如果有心于本省艺术的前途的话,在《贵州日报》,谢六逸的“贵州缺少的是什么?”《中央日报》上王平陵的“艺术有用”,董每戡的“偶感”,文通书局印行《漫画贵阳》的单行本上黄尧的序,和《中央日报》上作者的“锄锹者吁”,便可知道贵州,除了图书馆、物产馆、科学馆以外,更应该有一所广大而适切的“艺术馆”。惟有“艺术馆”,才吸得住艺术家,发挥出艺人作风,产生出伟大作品,创造出丰腴的刊物,激荡起浩浩的汇流,砥柱般使艺术驻止,收集到古今中外文物,培养出大量新兴干部,扶植待放的蓓蕾,保育继起的萌芽。千言万语,“艺术馆”在贵州是刻不容缓的一个当前重大建设。
  

表现发扬固然是艺术家的天职,然艺术的提倡与护卫,却属执政诸公的义务,能为贵州作更伟大表现的,只有“艺术馆”当之无愧。
  

所以吁请要求艺术为贵州更有力更强力的表现,和以艺术来促进教育,来移风易俗,来发扬文化的有心者,应从艺术馆建设起。
  

这一来,《漫画贵阳》展览才有意义,才能收到淘沙见金的理想。
  

因果漠拜论者说:“有强烈的需索,才产生高度的表现,在高度表现的后面,当然又是强烈的需索”。须知表现与需索是互为因果的。

摘自贵阳档案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