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11月26日:黄尧之画储裕生撰


载于1942年11月26日《中央日报》

黄尧之画
储裕生

近几月来,贵阳的画展依然很热烈,更有几个团体机关,举行各位画家作品的展览。不久以前我曾去参观贵州省立图书馆内的综合画展,这次画展,规模相当宏伟,把留在贵阳的古今名书画家的作品完全搜罗到这里形成一个强烈的对照,使人觉得前人的作品是如何的工稳,如何的用心、着笔、立意,都用过很大的功夫。而今的作品有几幅不免失之草率。由这个画展中,更可以看出中国画学理的深厚,无怪罗家伦先生要说中国画在全世界的画中占着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中国的书法即是一种美术,会中国画的人,书法总是不错的(特殊者例外),这正是表示中国的书画有着不能离开的关系。
  

我们是中国人,中国人都要写中国字,在你写中国字的时候即是播植种子,所以我们中国人不应该放弃自己这很美的文化,应该吸取欧美美术之长,把自己的加以改良,就是世界上最深湛的文化之一了!
  

黄尧兄是我的同乡,他来贵阳已好几个月了,也曾开过两次以上的画展,本来很想为文一记,但因为同乡的关系,如评得太好,别人以为是私情,如评得有缺点,又不知是否抓到痒处。最近黄尧兄又以近作《漫画贵阳》展览,也是他将踏上旅途临别贵阳的最后一次,故似应该写他几句:黄尧兄的画,正是用中国的书法写成的,他虽然画的是漫画,但在画中很可看出中国的书法,因为中国书法用腕非常灵活,决不像西洋画那样钩轮廓时用线条很多,黄尧兄确具这个好处。他在抗战前就从事于牛鼻子漫画,到今天还是以牛鼻子为漫画的题材,这也可以看出对这种事业的坚韧力量。不过在尧兄的牛鼻子三讲中特别说明牛鼻子是中国道 地的好人。而在他的画幅中都是牛鼻子,这不免有牛鼻子鱼目混珠,真伪不辩之慨。所以我也曾讲他画的场面要放大,牛鼻子只能有一个。画中的人物不妨多,表情、动作、相貌都须各别,而画幅前气氛则必须数个一贯。他也曾接纳我的意见,这也足见他的用心。
  

他在贵阳的三次画展,第一次《百寿图》,我觉得这用中国固有的书法美地方很多,不过表演意境的地方是嫌太少。第二次《战争中的中国人》有几幅画得很好,立意也美,我总认为既以《战争中的中国人》题名,中国人一定要多,同时在画幅中不妨写很多的中国人,特出一个标准的中国人,比较鼓励读者的向上性更强。第三次就是这一次的《漫画贵阳》,完全乡土风光,并且介绍贵阳的特点和纠正一般歧视贵阳的心理,用意很好。
  

黄尧兄在贵阳短短的三数个月中,写画已超数百幅之多,这种努力苦干的精神,实在值得我们赞佩。并且,他是绝对虚心,当我们一见面时,他必定征求对于他画幅的批评,黄尧兄是国内有名的漫画家,尚如此虚心研求,可为我们这般新进而趾高气扬的“画家”一个当头棒喝。
  

我始终认为中国人因为中国人的地理、天候、气温、风物与欧美不同,自有其独特的风格,人的生活如此,文化也是如此,中国人的画应该从中国人的用笔着手,徐悲鸿先生、刘海粟先生,所以名闻中外,就因为他们站立在中国的本位上,黄尧兄的漫画,也根据中国的书法,实在值得向中国艺术界推荐的。

摘自贵阳档案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