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11月27日:读画感董每戡撰


载于1942年11月27日《民报晚刊》

画感
董每戡

中国人生来就幽默,不仅在抗战中也还不忘这幽默更散播在中国每个角落,一直到贵阳,这许多幽默的题材,就被牛鼻子收拾去了,兼之黄尧兄的画好处在乎“笔简”,他依然有着一贯的作风,这更是一件喜事。
  

这一个虽有些异想天开和“硬滑稽”的漫画,这次一部作品的题材都是活生生的,虽夸张却不离现实,而且很多使人“发噱”的幽默,全没有“硬滑稽”。就说是材料的本身,笔酌和构图却极“自然”,非是“勉强”,这倔犟的性格是值得欣赏的。
  

作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作漫画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三句不离本行”,我就拿戏剧来打比,不夸张,造不出喜剧幽默的气氛,过分夸张便流于卑劣,所谓低级,较之戏剧更难把握,作漫画也如此,牛鼻子够把握得适度。
  

这是我读《漫画贵阳》(贵州风光)后的感想,不愿夸大其词地吹,况且作者也不需要我瞎捧,好在画幅本身自会说明我这种感想不大有错误,也许“硬是对”!

摘自贵阳档案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