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缘随笔》: 春夜宴桃李園序

上一页

春夜宴桃李園序

去年,有一家規模很大的廣的公司來約我畫一套“福、祿、壽、康、寧”以兒童來表演的畫,為一家汽水公司所托,分別在東西馬各大華文西文報刊用,收效很好。又要我為“酒”再画一張自“文學”意味的画,我即以最愛飲酒的李白所作的一篇留傳千古的“春夜宴桃李园序”,畫一幅適合刊在報上的画,本來想用“背景”的,一因在夜间,一困在花叢中,在報上刊印可能不很清楚,所以单以“人物”不畫“配景”。想不到,前些時廣告公司一位先生拿了五張“福、祿、壽、康、寧”的畫來,要我加暑了名。聽說,他因公司辦事處的大楼為火災所累,他因愛這些畫,抢救了出來,他得經理的允許,將這些畫送了給他,他要我一张张的署了名,重行裱过,作為紀念。而另一幅“春夜宴桃李园序”图,就此失了蹤,可能在火災中丟了,居然,當時,还有一張照片,不禁使我想起畫亦似人事,浮生如梦,有幸有不幸感觸一到,隨筆寫來,也好结個綠法。

我是深愛李白的才氣,大氣磅礡,正似他筆下所寫的有似“黃河之水天上來”!可說千古無人可與倫比,貴如唐明皇,艷如楊貴妃,奸如楊國忠,惡如高力士,凶如安祿山,都僅能“威水”一時,但過眼云煙,盡與草木同朽,反而李白一生飄泊,終得永留美名,萬古頌揚,這都是做人的鏡子,即唐太宗所云:應以人為鏡的道理,這里有劇社取名“人鏡”,是具深長的意義的,亦即每個人,每個民族,每個國家應多多注意歷史的重要,李白的詩,是云是濤,澎湃萬丈,而他的散文詩不多,這篇“春夜宴桃李園序”,選入“古文觀止”,好得此地學校也選它為華文功課。現在,不妨再來溫一溫它的全文:“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會桃李之芳園,敘天倫之樂事,群季俊秀,皆為惠連。吾人詠歌,獨慚康樂。幽賞未已,高談轉清。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觴而醉月,不有佳詠,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

且把上文譯成白話,確屬很美:“這天地,不過是萬物過路的旅舍。那光陰呢,不過是百代的過路客而已。而每個人,一生不過如浮生一變,又能得到多少真正的歡樂?不見那古人們在晚上還點了燭,照了亮去夜游,是有他們的道理的,何況,大好的春天給我一片朦朧如煙的景色。天地又給了我做文章豐富的資料。大家會聚在桃李盛開的芬芳花園中,共敘天倫的難得的樂事,一群父子兄弟們,都是像謝靈運的弟弟謝惠連一樣,我們一起吟詩,雖不及像謝靈運的「康樂侯」那樣的高才,我們幽靜欣賞尚不得完,而高聲談笑,又轉入清話,大家就在花叢中,開了筵席,一起交杯飲勝!向明月斗醉。沒有好詩,怎樣能暢吐我們的胸懷,假如你作不出好詩,該要照金谷園的方法罰酒三杯!”

你看,何等爽朗,何等豪放。當然,把它畫成图画上的“勸飲J'有一种力量, 因為要供廣告公司給“卖洒”方面有用,而又不能失去構图的美。藝術與商業雨點,均須顧到,我就要勾稿,人物不能使得“冷場J'所以,有了长者老的,也要有成年的,也要有後生的,也不能不有女的,不妨畫上兩個,一個拿拂子的,一個斟酒的。兩旁一人在吹笛,一人在拍板,一人在擊掌,两人在對飲,中間放一缸子酒,,四人有一碟魚,一碟肴,兩碟果子,果子的顏色,使得有間隔,所以,一碟一個是紅夾綠的,一个是嫩黄,表示为桃子與李子,應了“桃李”的題。

畫,只是普菁通過不足道,我倒始終推荐李白這篇“散文 詩”,我們一般感情豐富的人,喜歡動動筆,抒抒情,不妨寫寫白話的散文詩。如能押韻最 好,不妨用黃公度“吾手寫吾口”,只要以口語來寫,且用口語的韻就行,不必深究什麼律 格,更不必講究什麼“蜂腰”、“鶴膝”而自我煩惱。時代已進步,作詩寫散文,本來是樂 事,大可不必費心計。畫也如此,灑脫自然為上,趣味無窮,如你能通此中訣竅,即近悟 境,這種味道比陳酒還醇。酒的好處,即在此,樂也即在其中。

華文的古文,像“春夜宴桃李園序”的好文章很多,所以,他作畫總喜歡以好詩好詞作題材外,也喜歡用這類的古文來作題材。他說:誰說古文古?其意境明明很新,請問:新的詩文好的很多,有無如此古文的高妙?你不妨找找看,也可多溫一下古文,溫故而知新,新在其中矣。你也不要以為古畫不新,古畫的古法,正蘊藏著無窮的新意,要知道,最近科學的原料也是從上古的礦藏中去發掘!尤其是藝術,無古今東西之分,正如藝術促進世界人類,成為一家,從此再無戰爭!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