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2月28日:图画文字

上一页

黄尧在马来西亚南洋商报的专栏叫“墨缘随笔”。

 

圖畫文字

 

文字,是言语的符号。起先的人,「哇哇学语」,婴孩与猿猴相同,只知张口发音,代表拼出一己的「欲望」。无论哀之极「哭」,喜之极「笑」,急之极「叫」,......其音其声,不外为「哇哇」,「呵呵」,「呀呀」等。因为,要记录音、义、形,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表情表现不出来,就产生了种种的「符号」,这些「符号」,就是最早的文字,不脱图画形式。

世界上有不少地方,上古已有很丰富的文化,尤其在文字方面,例如米索不达米亚,埃及,玛耶,甚至非洲......,当有些末开化而停在石器时代的地方,他们已有天生知食色在生生不息的人类,但有语言,即有纪录的「文字」。一定不脱「图画」,暂且名之为「图画文字」。

我们已知而可考据的文字,中国方面有「甲骨文」,如想知比甲骨再早的文字,就要研究原始民族的实生活,以其形象一一写出,即为「说文」所说的「象形字」,是非常美的。中国以外,任何一种原始民族都有,我看过连缅泰边区的猡猡民族也有这种图画文字,特别是「象形」类的文字更美,我曾一度醉心在这个工作上。文字的分类:(一)形,(二)义,(三)音。

依照一般的解释,单体曰「文」,複体曰「字」,所以,严格说起来,「象形」的都是单体,那麽应该称为「文」才对。原始图画文字中,尤以「象形」的「文」美到可媲美最古的画,也是最新的画,所以毕加索叫我们研究艺术不要到巴黎,而应该去非洲,就是这个道理。有时,我可以竟日卧坐,读,写「图画文字」而不厌,不倦,因其「象形」所构成的「美」,无可比喻。所以,我们要做文字改革的工作,必须使其「美」不受破坏,因一「文」有一文之「本」,文字的「本」也不能受到损害方可。如最近文字改革的专家也承认,有些「字」(文)改得不通。如「算」字以笔划计算法,会变成「蒜」字,而其「艹之下加豕」成了南辕北辙,小学生弄不好,到大学生错下去,就要误到死了!又如以「製」简为「制」,「製衣」则成「制衣」,而「制衣」为孝子戴孝穿的孝衣,竟成了牛头不对马嘴的大笑话!

我爱「文字学」,完全是站在一个绘画工作者的立场,对文字学不敢说下过什麽工夫,也不想做什麽改革的事,一边看些甲骨文,一边看些上古生活史,以上古人类的生活状况,根据已有的甲骨文推演上去。譬如「車」字「牛」字,再到博物院去参看「商」代(做生意的「商人」之名,来自「商代卖货到东海去换贝回来而来的)」人的「牛車」,其「車」与「牛」,完全是象形的图画,合在一起,即仓颉的「字」。这是设想的构想的,可以成为一幅很「美」的画,与商周铜器「锺鼎文」的图画不相上下,曾经不断地的做,积了很多,又把单「文」单「字」结联起来,成了整幅的图画,非常有趣。与古相通,却有新味。有人见了,以为是「新」派画,事实上这是最古的构成。有人见了,以为是西方的「抽象画」,事实上是东方的古文字。因此,我明白了,艺术根本不分古,今,东,西,新,旧的。完全一脉贯通,艺术的伟大即在此,艺术的神圣亦即在此。

美国摩礼文大学黄开禄教授,要我画,我即由「禄」想到「鹿」,就以象形的「鹿」写(画)出,承他裱了挂在他的家中。去年摩礼文大学还为我办了一次「书画展」,他寄给我一张请帖,想不到即以此「鹿」的「文」印出,今天翻出,就写了这些証明「书画同源」的缘原。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