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3月27日:文字画

上一页

黄尧在马来西亚南洋商报的专栏叫“墨缘随笔”。


文字畫

 

最近在集珍庄有过一次「文字画」的展览。有一次,何维城先生在下午送照片给我,鼓励我作「文字画」。因为「文字画」必须有灵感,大家去坐定了谈天,忽然倾盆大雨,雨是天留客,先谈到「小鬚子」的我,我本是不留须的,因为前年大病一场,承他同姚拓兄来看我,我为了病的纪念,先留了大胡子,因下巴子的须,饮汤水不方便,剃了,所以,留了小鬍子,就灵感触到「鬚」字上,想起「鬚」字的构成。

「鬚」字,就是画「有鬚之人」。你不妨看看「鬚」的一边,「页」字中间的「目」,本是横写「目」字,下面的「八字」,原是「人」的甲骨文。「目」字上的「丆」是「眉毛」不是成了整个完全的「人」了吗?至于另一边「彡」三撇,就是表示鬚也。这「髟」字,音标,按「说文上的说法,」「彡犹毛也」。通俗文曰:「髮垂曰髟」。记得潘岳的秋兴赋「斑鬓髟以承弃兮」。又在「后汉书」上的马融传,也有想到「羽毛纷其髟鼬」。

不过「鬓」字的称谓,亦有分别。「玉篇」上说:毛曰「髭」颐下毛曰「鬚」。至于「鬍」子的「髟」字,可原仅「胡」字,因属「髟」故后人加「髟」成「鬍」了。

至于,我们方块字的华文文字,创造人都归在「仓颉」身上,按仓颉是一个人,可能是一族很有智慧的部落,当时,上古时代,各个部落,都先用「结绳」记事,后来,依天、地、人的形状,作出图画,都是「象形字」,后来又不够了,才演成「示音」与「示意」的字,所以,学华文并不难,只有懂得「部首」,即知这个字是属那种意义,如「木」部首,一定是「树木」方面。如「手」部首,一定是有关「手」。「足」部首,一定是有关「足」的.....不胜枚举。你可用如此方法去学「说文」,「说文」就是「文字学」,从前亦叫「小学」,并非现代一到六年级的「小学」,是幼小时即须学,所以古时的华文有「小学」做底子,华文的根基深厚。
传说仓颉是黄帝的吏官。「生而神圣,观鸟兽之迹,体类象形的制字,以代结绳之技」。字成,居然「天雨粟,鬼皆夜哭」,此为神话。不过形容仓颉之智慧过人,有了「四目之明」。古代的「圣人」,并非形貌奇特,只是写他是突出的人物而已。「文字」从象形文字,再演进到「甲骨文」。事实上,甲骨文已是上古的简体字,再进化到铜器时代的锺鼎文,已达到方块字最美的阶段,如要写「文字画」的朋友,最好以钟鼎文为根本,以后的篆隶草都各有各的工夫,尤其是衍到「狂草」,变化得如龙飞凤舞,日本方面正在作这样的研究,另有一番新的境地。这种「狂草」也是一种高超妙绝的艺术,日本已因此作各种高贵的装饰,而只有东方的文字才行,为什麽我们自己老祖宗的华人不努力去为之?

据说:西班牙「阿济尔」时期的陶片上,有红色绘成的符号,是西方的最早象形字。在公元前的三千年前「苏末尔」也有一种象形文字,古埃及亦有象形文字,连缅甸、尼泊尔,泰国北部的云有彝族,亦有一种象形文字,简直是图画,只有有心人不难去发掘这些宝藏。所以西方的毕加索,米罗克利.....都曾拚命在这方面努力去找,而我们东方人反而弃之不问,岂不痛惜之事?

「文字画」不难,应该从自然界的现象着手,例如日、月、星、辰、雨、雷、电、山、水、草、木.....每一样都是生动的图画由你去採撷演化,如不明白,可以从「说文」上去找参考,因为书坊,当有可得,跑书店是一件上好的事。进一步,再把活泼的禽兽中,鸟......一一画出,可以再加色彩,一定会使趣味无穷。我曾在这方面啃嚼,足足有十几年以上,当年朋友好不努力,方块字的前途就将衰而真的要到被消灭的一天!

上古人类的交流感情,有四个阶段:(一)先用「手势」,像聋哑的人差不多,所谓「牙牙学语」简直与婴孩无异。(二)又进而有「语言」,(三)再进为结绳;(四)最后才有「文字」。到现今菲律宾的森林中,仍有原始民族,书坊有画册可以看到。

「周易」的繋辞中就有说过「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可见「圣人」就是智慧的人,如你有智慧而对人类有贡献,也有一天可被人尊谓「圣人」。
结绳之外,另有「齿木」,即以唐代的西藏人而言,尚在「结绳」,从「新唐书」中亦有记,有些藩人是无文字,结绳「齿木」为约的。我曾到过贵州的苗区,苗民至清代,还在用结绳,有一本严如煜的「苗疆风俗考」中有记:「前民不知文字,父子递传,以鼠牛虎马记年月,暗与厝书合所控告,必倩土人代书,性善记惧所忘,则结干绳」。这种「鼠牛虎马」的图画文字,我也收集过一张,仍藏在书中当「红叶」的书签一般,但一时找不出来。

从「隋书」中看,日本在隋朝时,还在用「结绳」。到唐朝采中国的文化,造成「平假名」与「片假名」,而始有文字,隋国中记曰:「妥国无文字,锥刻木结绳」。日本知学习,刻苦工作,才达今日的扬眉吐气,从战败国变成强国,这是得「向东学习」的,应有的光荣,不可抹杀,能以东方造其大厦,开其工厂大得外汇。所以「文化」配合「科学」能变「钱」,因为日本有「文化财」的运用法,我们对这方面,是值得向他学的,马来西亚的「地利」正在东西方之间,有了好「人和」,待「天时」,一定能在国际上成为强国。

所以,「文字」始于八卦,依易经的系词云:「古者庖牺李氏之王天下也,仰则现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之神德,以类万物之情。」因此,作「文字画」者不妨知一些所以「王天下」的庖牺之「文化」,不要以为「古文字」无用,须知「温故而知新」。不温故,你如何知「新」,所以,新潮的一切,莫不是将故翻新的。欲创新者,应从「温故」去下手,一定会有所成的。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