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3月18日:一笔画

上一页

黄尧在马来西亚南洋商报的专栏叫“墨缘随笔”。

 

一筆畫

 

最近,「集珍庄」有一个展览会,我去看过,这个画家的趣味,倒与我有些相同,可惜我未认识他。原因是他也喜欢作「文字画」,内中也有「一笔画」。经过姚拓兄介绍,因为,我是搭朋友叶日胜的车子同去,没有太多的时间,所以匆匆的分手了。「文字画」,我已谈过好几次,觉得「一笔画」没有谈过,不妨谈谈。

所谓:「一笔画」与文字画「不同」,因为「文字画」只有对「说文」有研究、书法有底子就可上手。但「一笔画」,是要有题材的,记得我在两年前大病前,曾作过不少记忆中有「铁拐李」,「济颠」,「陶渊明」,「达摩」......等等,但不知放到那儿去了,因为,我作画有的应朋友之命,有的供给「画廊」,有的留着自己看看。所以大多数都不见了,偶尔在照片堆里找出来,一张是陈干逸为我照的,但不知是承那一位收藏去了。

「一笔画」的题材是无限的,只要构图的内容有趣味,无论东方的「水墨」,西方的「水彩」,技法不同,而功力则一。君不见:东方的赵无极,成名的西方,替东方人增光,他不是一样早期以油画鸣世,至近年的绘作反而多用「水墨」来表现。可见「水墨」与「水彩」是兄弟,只是绘作的材料各异,而技法是大同小异的,所以,水墨界与水彩界的朋友亦可以共同研究,则可以扩而大之,联合国际间的水墨与水彩画坛,东方与西方亦不会再有隔膜,至少此地,华、巫、印的艺术朋友可以打成一片,也可使西方与巫印的画家多认识东方的水墨工夫,不知大家认为如何?

至于「一笔画」的题材,花、鸟、虫、草,我不太多去试, 山水恐不能一笔了事,只能「人物画」与「禅意画」可以发扬。「山水画」另有一种的作法,我现在正在试作,可以用废纸「泼墨」来做,敷色也可,不敷色也可,以后再谈。

至于「一笔画」来思定题材后,兴来可以先作「粉本」,即西方所谓「勾稿」,用原子笔,墨炭条,腊笔,铅笔......在拍纸簿上均可,最好还是用「狼毫小楷」,以「铁线描」在宣纸上,因为这宣纸粉末如认为满意的,即可成立。不是古代的名家,留下来的粉本,均成不朽之作,而以近代徐悲鸿的粉本,也有很高的价值,可能高过他正式的画作。因为「粉本」是真蹟,无一做作。徐悲鸿的素描集,至今始一一印出,供下一代的艺术青年作范本。连齐白石这样勤力作画的大写意者,亦用粉本,他老人家且在粉本上一一注出应用何种颜色?不是悲鸿画「马」,也在素描稿上注上「前蹄」,「后蹄」等的要点,可见做画家也不比科学家容易。经济界靠算盘,靠计算机。科学家靠电脑,靠方程式。画家靠粉本素描......一样,要用脑,为什麽社会上还是不着重艺术家,因为现实的社会,画家不能帮大家赚钱。岂不知:日本早算出,艺术品一年可增值三十五巴仙,他们倒敢大收艺术品,就是这个道理。

「一笔画」的前途无量,可惜限制太多,特别是题材的构成困难,既不能偷工减料,又不能没有内容,必须先从题材的构成着手,如果成功一定画得很快,所以,大家以为很容易,那知:简且如「沙里淘金」,我认为「一笔画」是鑽石,当未出土,一般朋友是不欣赏的,寥寥一笔,加此色彩,这是非常容易,谁肯看重,尤如「寒山子」一样,他深居寒岩,看尽人间多少人物,他却在国清寺吹火,不意丰干有知,他与「拾得」一同设于寒山。那知到八十年代的今日, 西方多少大学者在研究他,已出版了像西方文字的书集来介绍,和发扬他的思想与诗。 

至于,我为何要以「李铁枴」,「济颠」,「陶渊明」,「达摩」......,来作「一笔画」, 主要是人物造型的突出。你看图片中,除了一笔勾成「达摩」的头脸,与衣袍之外,再加些「浓墨」来题目、他的眉、须、眼珠、坐的蒲团......,所以「浓墨」与「澹墨」的运用,是帮助「一笔画」的要点,再加「朱红」的袍,是一显「色彩」的突出,所以,题材与画面求成功有关,此即以「浓墨」「澹墨」「重色」来表现「一笔画」的方法,不然,「廖廖数笔」已不为人所喜,「仅仅一笔」更不易得人所爱了。难矣哉,一笔画?

关于「达摩」,我已画过很多,无论大幅的,中幅的,小幅的,因为,他的造型东西方都喜欢以他为题材,尤其日本方面,画他像更精彩,你可以在有关画册中去找。日本方面亦敬他,不会比我们华人弱。我们东方对他有深印象,还是从嵩山「少林寺」来的,大部份因了「电影」的介绍,才成了妇孺皆知,事实上,他是印度人,依「洛阳伽监记」云:「西域沙门菩萨者,波斯国胡人也。」据「昙林序」:「西域南天国人,是大婆罗门王之第三子。」波斯人还是天竺国,那无关重要,他最主要的事绩,是(一)面壁九年,(二)一苇渡江,(三)只履西归。的确,建立了少林寺教出了许多有工夫的弟子,使西方人亦认识东方的拳术。连日本曾夸口说,少林工夫在日本,像书法一样。日本说过:「三十年后华人要学书法,要到日本去!」的豪语,的确他家能教书法,达到每一条街,一条巷,......都有「书道会」。日本的「挥春比赛」,比我们的场面还是伟大,还要认真。他又将东方的花学去改良,所谓「花道」。东方的「饮茶」,学去改良,称谓「茶道」。东方的「拳术」,学去改良,称谓「柔道」。连东方的「算盘」也学去改良,他们也有科算盘,不过与华人的略有不同,头档是一粒珠。他们的字(平假名、片假名),也是从唐代移过去改良,他有了自己的文字,他们称「文化」谓「文化财」,而我们看到「文化人」,往往有一种轻视观念,以为「文人」都是「穷光蛋」,我们有句老话:「文人好相轻」,这是事实,希望我们下一代要自己改良,互相尊敬,互相友爱,使世界上对我们改良要另眼相视,刮目相看。本来东方的文化很高,即以此地来说,地处印度洋,太平洋间,正是东西方的桥樑,集合阿刺伯,中国,印度,米南加保,即以葡萄牙打进马六甲,日本侵佔过此地,英国统治过不少时,其中应以各国文化的精华,溶合成一炉,则马来西亚的独立文化也不比人差,关于这点,是值得我们称颂而可以祝祷。

达摩的生卒年代,有各种不同的说法,据高僧达摩传云:「游化为务不测所终。」而他的禅宗法传予第二代祖的慧可传云:「达摩灭化洛滨」,比较可靠,又依高僧传上说:「初达摩宋境南越,末又北度至魏,随其终止,诲以禅教。」这是刘宋的时代,时在公元四二0年至四七八年之间。

据「傅灯录」说上达摩与梁武帝谈话不洽,是在梁武帝的普通年间,这公元五二0至五二六年间到中国的先是到广州。当时的广州刺史上表告诉梁武帝,梁武帝派人迎接他到金陵。梁武帝问:「联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纪,有何功绩?」而达摩答:「并无功德」。帝曰:「何以无功德?」答曰:「此但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有非实。」帝又问:「如何是真功德?」达摩答:「淨智随形,虽有非实。」帝又问:「如何是真功德?」达摩答曰:「淨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帝问:「如何是圣缔要养?」曰:「对语者谁?」答:「不识。」

因为,这样的谈话,机缘不合,达摩就潜渡北上,或能是达摩轻功非凡,所以能「一苇」渡江。

达摩的,「面壁九年」,是值得大家学习的,他能以九年的时间修炼,焉有不成功之理。你如能学达摩,无论做什麽都可有深厚的功力,尤其是书画方面,一定可以成就。学习的方法,全是「知」与「行」两点,先求「知」,再[力」行,无有不成之理,因为孔子讲得对:「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最后,依「傅法宝纪」云:宋云从西域回来,在葱岭,曾见到达摩,是「肩挑只履」的,因为在画面上「肩挑」不美,所以都画成「手提」只履。

所以,要画「一笔画」,必须使画面有突出感方好,色彩不妨用得重一些,也能增加画面的视感力,「大胆落墨」与「大胆用色」,就是这个道理。

上一页

相关帖子